风雪我在岗|一*人守护一座山

2021-12-29 01:59:26 文章来源:网络

大雪来袭,风吹雪花,漫天飘洒,南岳衡山景区变成一个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,许多游客前来观冰赏雪。大街小巷、冰冻路段、景区景点……随处可见,顶风冒雪忙䟿执勤的身影,****的不是雪景,而是在风雪中依旧,默默坚守在岗位上,认真工作的他们。

每天清晨,当大部分还在**梦中,南岳交警就在进入南岳的主要路口等待着来自四面八方游人们,提醒大家雨雪天行车要注意安全,并根据天气情况视情实施交通管制,确保大家生命**产安全。

安全就是**大的民生。南岳公路部门根据天气预报,已提前做好人员、车辆、物资集结“待命”。在风雪来临之前就在桥梁、急弯、陡坡、临崖临水等地段设置安全标示牌,撒盐除冰保畅通。

风雪中坚守尽显担当。南岳公安分局的民警取消休假投入执勤,100多名民警进入中心景区冰冻路段值班值守、组织救援。冷了,就哈口气搓搓手,来回走动蹦达两下,困了,就让刺**的寒风醒脑提神......

越往山上气温越低,山顶气温已低至零下10摄氏度,踩在雪地发出咯吱咯吱响。风雪给一线的值守人员带来了困难和挑战,但没有阻挡住他们的决心和脚步。景区综合事务中心工作人员会在险要路段设置安全标示牌,专人值守,防止游客摔倒。

他们为游客免费发放雨衣、提供红糖姜茶御寒。

景色虽**,但山地救援队的队员却无暇顾及,在他们眼中,守护好游客的安全才是**重要的,对需要帮助的游客展开及时救援。

120救护车和**护人员24小时待命,对体力不支和受伤游客给予**时间救治。

无畏低温,环卫工人默默守护着景区的清洁,将沿路收集的垃圾集中打**,待冰冻期过后压缩托运下山。凛冽的寒风吹得人耳朵生疼,长时间的户外工作,让他们的手冻得失去了知觉。

游客的需求就是他们服务的方向。传奇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组织公司全体人员破冰除雪,保障半山亭以下道路车辆运输畅通。

南岳区上下联动,各部门各司其职,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付出,才守护了这一方安宁。漫天飞雪中,这些坚守的身影……

雪中伫立,只为坚守一份职责;

与你同行,只为守护一份信任。

审核:廖忱来源:新华社编辑:颜熙

来源:衡阳市**

12月25号**,的哥陈师傅在贵阳市未来方舟接了两位乘客,然后就送往目的地。可这单生意却足足折腾了大半个**,到了第二天凌晨都还在派出所扯皮。

**十一点半,

记者在花果园派出所门口

见到了一脸郁闷的陈师傅,

此时的他,

正一直捂着头。

他表示,

**十点半的时候,

他从未来方舟到花果园Q区

接到了一组乘客。

陈师傅说,当时是一个**生打的车,但是没有想到她是和喝酒的人一起上车,“我的车停下来以后,这个**生就把这个**生扶上车,我就知道完蛋了。因为是扶上来的**,酒味又很浓郁。”陈师傅无奈地说。

俗话说,

怕什么就来什么。

陈师傅说,

眼看就快开到目的地了,

但那位醉酒的乘客,

还是没忍住,

吐在了车上。

没办法,

接下来只好先去洗车,

耽误自己继续跑车,

于是他要求乘客

加付一点费用。

“表上面跳了42元钱,然后他吐酒吐到了脚垫上,还有后排的座套上。她说,师傅我加拿30块钱给你。我说不行,要洗座套,要洗里面。我说起码和车费一起要200元钱,去洗一个车半个小时,**低30元人家才洗,这就去了70元了。洗车这个途中肯定会耽误我跑车,今天大过节的。”这是陈师傅当时的赔偿诉求。

陈师傅告诉记者,同行的是一对夫**,喝醉的是**子的丈夫,但是正当他和这名**子还在沟通赔偿费用的时候,**子的丈夫醒了。“然后他就一巴掌打过来,我帽子都打掉了,后来我就报警了,我身体反应就是感觉很懵,你说昏那肯定是假的。我们的车又很难跑,然后今天大过节的我还要挨他一巴掌,就有点想不通,他的素质烂到底了,在贵阳很少了,我跑了很多年出租车了,也是**次遇到。”

此时,当事**乘客李**士也从派出所走了出来。李**士说,事情发生之后,她也准备对陈师傅进行一些赔偿。可对于该赔多少,两人发生了争执。

“当时跳表跳到了40元,开始我是给他说,多拿50元钱给你,不好意思,吐到你的车上了,可以洗个车。他说,50元钱怎么够。我说,也不多说了,我直接拿100元钱给你。然后他说,行业的**价都是200元钱,不管你吐多吐少,都是200元钱。我本身是觉得给他添麻烦了,但是司机的态度和职业操守,让我觉得恶心。”

在李**士看来,

吐脏了车,

赔偿是应该的,

但是对方要求的赔偿金额

太不合理了。

由于赔偿金额

一直没有达成一致,

双方的情绪也逐渐激动,

这才引发了后来的

肢体冲突。

陈**士说,一直在车上**着的丈夫,突然醒了过来,看到师傅在与自己争吵,以为自己受了欺负,“然后我先生就想着是怎么回事儿,就起来说,你要干嘛?可能还是情绪有点激动。”当记者问到现场有没有发生动手情况时,李**士表示只是发生了争执,“他并没有打他,是互相之间的这种推搡,就是手轻轻碰到了他的脸,但**不是动手。”

快凌晨1点,记者离开时,双方仍在派出所协商善后事宜。截止到记者发稿时,陈师傅给记者打来电话说,经过一**的协商,**终李**士夫**赔偿给他600元钱。

记者:李颜君 雷家豪

编辑:谢孙黎 责编:胡玥

编校:吴瑶 审发:石昌晗

你可能还想看

来源:百姓关注

上一篇:强国“890”影音馆⑥|蒋晟晖: “头号积木玩家”,把传统文化“拼”进积木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泰州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